您的位置:

首页  »  重口小说  »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七

妻子和女儿的侍候七

有时,妻作为淫媒的任务完成后,就把女儿留在影楼让赵奸淫,自己回家,免得坏了情人的好事,倒是很有贤妇风范。不过,在家里,她可以和儿子继续快活,却苦了我这个多余的人。



在赵经理不好意思叫我女儿时,我就想法子和女儿接近,但倒底想做什么,要发展到哪一步,自己心中也没个准。所以,常常是猥亵一会后,就自渎射精了事。有时我也试着厚着脸皮想把阴茎插入女儿体内,但她一拒绝,我也失了勇气。



我一直把和女儿的事告诉妻子,就象她把自己的丑事告诉我一样,指望她会帮我,但她却一直没这个意思。我终于忍不住了,主动跟她提出要求。



这天晚上,在说了白天和女儿鬼混的经过后,我对妻子说想尝尝和女儿乱偷的滋味。妻奇怪地说:“都到这一步了,还不迟早的事?用得着我帮忙吗?”



我只好拚命贬低自己,说明她的参与之重要性。



“这样不好吧?”妻犹疑不决。“有什么不好嘛,你还不也是……”我心想,亏你说得出口。



“我和你不同,阿仁不会把我们的事泄出去,佳美就不同,她是女孩子。”



妻的话也不无道理,如果儿子把自己和母亲的丑事宣扬出去,说不定他更倒霉,若我对女儿举动稍有不慎,分分钟闹出人命来!



想到这,我叹了口气,有点绝望了。



又过了两天,我正在女儿房里跟她纠缠时,妻进来拿东西。以往,她见我们父女关门胡闹,就不会进来,今天是怎么了?



当时我刚脱了女儿的内裤,把她抱在怀里吃奶摸屁股。见母亲进来,女儿羞臊地推开我躲到母亲身边道:“妈,爸爸想和我睡。”妻不以为然地道:“和爸爸睡有什么奇怪?”女儿把嘴凑到母亲耳边,边向我偷笑边小声说着什么。妻听完却说:“你们的事我才不管。”说着走了出去,女儿也穿上内裤跟着走了。



(本文提供者guduzhe友情提示: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晚饭后妻女在厨房洗碗,我也跟进来,抱住女儿调笑,女儿挣扎着对母亲说:“妈,你看爸爸,又来闹了。”妻什么也没说。



洗完碗妻径自回房,女儿也跟进去。我不好意思再去,但浑身火烧火缭地,坐立不安。忍了一个小时后,我还是进去了。



房间里,妻女并肩坐在床沿上,似乎在说什么严肃的事情。女儿神情凝重中带些羞涩。我见气氛不对,想回避一下,但妻子却叫住,让我坐下听她们谈话。



“该说的我都和佳美说了,接下来看你自己了。”妻对我说完,顺手拿起本书对着床头灯看了起来。



奇怪,我怎么知道你说了什么?我心里嘀咕着,不敢乱动。妻看了会书,偷眼看看我,向我使了个眼色。我鼓起勇气,坐到女儿身边,抱住她。女儿晃晃肩,甩开我,我无奈地看看妻子,她伸腿踢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仿佛在骂我没用,我下定决心,再次抱住女儿。女儿又挣了几下,才让我抱住。



“爸爸其实很爱你的,”妻在一边劝导:“从小就对你百依百顺,总怕伤害你,不然才不会对你这么温柔。”



女儿哼了一声,用手肘顶了我的肚子一下,我轻轻叫了一声,女儿扑哧一笑,气氛缓和多了。我趁势吻了她一下,她轻轻打了我一巴掌。



妻在一旁看我们父女打情骂俏,适时地插两句话,促进感情。



“这就对了,做女儿的,该和爸爸亲热亲热,养你这么大不容易。”

??“从小到大都是爸爸帮你洗澡抽尿擦屁股,你身上哪个洞爸爸没摸过呢?”



这时儿子在外面敲门,叫“妈”。我感到很烦,以为事情又败。妻大声道:“等一下,妈有事。”



儿子在外面不满地说:“什么事嘛,出来说句话嘛!”妻道:“告诉你有事别来吵,妈一会就出来。”



儿子这才离开,我得以继续。



妻看来也有点急,大约急着要去和儿子约会,见我进展缓慢,忍不住上来帮忙了。有了她的帮助,事情顺利多了。



“来,让爸爸看看他养大的女儿长得怎样了?”妻动手脱女儿的衣服,我忙说:“我自己来。”见母亲动手,女儿也不好再拒绝,半推半就地让我脱光。



“来,亲爸爸一下,报答爸爸养育之恩。”在妻的唆使下,女儿红着脸吻了我一下,我们开始接吻。



“对啦,亲久一点嘛,这象什么?”妻在一旁指点:“贴近些嘛,隔这么远,象什么嘛?来来来,抱紧些,对,就这样。小奶子顶在爸爸胸口…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妻嗔怪地责备着,女儿忍住羞笑,再和我接吻。



“好了,爸爸硬了,你也出水了,爽一下吧。”妻说出决定性的话,但女儿却犹豫起来,手握我的阴茎,若有所思,久久不放。



“怎么啦?还在想赵叔叔啊?”妻笑道:“那是妈妈的爱人,你可不能和妈抢哦!”



“妈!你嗐说啥呢?”女儿红了脸。



“害什么臊?你和赵叔叔的事,爸爸早知道了!”妻说完,飞快地拿出一堆相片在女儿面前一晃,女儿顿时满脸通红,说不出话了。



“怎么啦?”见女儿不动,妻又追问。“妈,这是乱伦……”



“什么乱不乱的,难听死了,让自己的爸爸操一下屄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你又不和哥哥,那个……”女儿小声反驳。这时轮到妻脸红了,我也哑口无言,房间里一时静了下来。



“妈,你们好了没有啊?”儿子又在外面叫了。



妻低头想什么么,连耳根都红了,似乎很努力,连我都尴尬起来,想打退堂鼓了:“淑容,算了,我看……”



“算什么算,今天说白了吧,”她抬起头对女儿道:“其实妈早就和哥哥,那个,那个过了……”妈……“女儿吃惊地看着母亲。



“阿仁,你进来。”妻向房外叫,儿子应声推门进来,见到父亲和妹妹赤裸裸地抱在一起,他也吃惊不小。但毕竟男孩子胆大些,在他母亲催促下,还是进来了。



儿子一坐下,妻就坐到他大腿上,令他又吃一惊,望着我尴尬地笑笑,不敢怎样。



“乖儿子,咱娘俩的事,你爸早就知道,他不反对,你放心好了。”妻对儿子说。



儿子三度大惊,抬头看我,我肯定地点点头,他羞羞地低下头去,只是笑。



“说吧,你叫妈出去想说啥?”妻搂着儿子的脖子问。“没,没啥?”



“没啥?真的没啥?”妻逼问一句,儿子哑口无言。



“你想做啥,就在这里做吧。”妻说着,开始吻儿子。儿子愣了一下,看看我,我微笑着点点头,他才迟疑着,慢慢地响应母亲的吻。



事情至此,已经很清楚了。



“好了,你们慢慢谈,我们去外面谈。”妻说着,儿子连忙抱起母亲向外走。走到门口,他回手关门,妻趁此机会向我们一笑,道:“晚安。”



门关上,屋内只剩我们父女俩。



我看看女儿,她看看我。我轻轻抚摸她光洁的大腿,她握住我的手,我轻轻拿开她的手,摸她的屁股,她抓住我的手臂……我熄了灯。



第二天早晨,我被电话铃声吵醒,好半天不想去听,有人就用分机接了,我才得以继续好梦。但不一会,妻就过来敲门。



“怎么啦?”我问。妻告诉我,赵经理打电话来叫她带我女儿去给他操。



我不好阻拦,女儿却不大乐意的样子。妻拍着她劝了好一会,又说:“人家赵叔叔对你多好……”等等,女儿才起床梳洗。



中午的时候,妻独自回来了,想必赵经理奸污我们的女儿时,嫌做母亲的在一旁碍手碍脚,故打发她回来,但她一点也不妒嫉的样子。



“昨晚怎样?”她一进门就问我。“唔,是这样……”我详细地给她描述昨夜的情形,妻听得津津有味。



“怎么样,操自己的亲闺女有何感受啊?”妻似笑非笑地问。“那你让自己亲儿子操有何感觉呢?”我反问。



“坏死了你!”妻打我。“喂,跟你说,下个月女儿就是你的了。”“此话怎讲?”



“少酸!”妻推我一把,嗔了一眼,又道:“小赵要回家看看他妈,叫我带儿子去。”“哦?扮媳妇?”



“谁知道呢。”妻漫不经心地说。“什么时候走?”“明天,机票买好了。”



傍晚,赵打电话来要淑容去接女儿。第二天,两人双双回家省亲去了。他们一走,我作为股东之一,就常去影楼照顾生意兼收钱。



两人本来说去一个月,谁知足足三个月才回来。好在有女儿陪睡,倒也不很寂寞。只是苦了儿子,每天打电话给母亲。



妻回家时,女儿已怀有两个月身孕。



由于女儿一直未来月经,所以我每次都放心地在她体内射精,连怀孕了都不知道。妻一回来,见女儿体态有异,才揭发出来。为女儿打胎的事我们忙了好一阵子,连我妈也惊动了,说要来看看。当然,我们不会把真相告诉她,只说孙女有病。



接连几天,我都在家看妻和赵经理回家省亲时拍的照片和录像。看着赵家父母抱着我太太为他儿子生的小孙子合不拢嘴的乐样子,看着妻象个贤慧媳妇似的对赵家父母“爸”前“妈”后地乱叫,还有以前没见过的赵经理在我妻子嘴里射精的镜头,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