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重口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22)【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22)【作者:deltat】
字数:5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22章

  说完后,吴小涵又走出了调教室,竟然又拿了一瓶红酒进来。

  「这是?」我问道。

  「庆祝你破处啊。」

  说完,吴小涵把酒倒入冠军杯后,自己喝了几口,又竟然把剩下的酒含到嘴里,然后让我张嘴,她喂给我。

  还好,这过程中她保持了几厘米的距离,并没有嘴唇的直接接触——不然我今天可就真是以死都无法谢罪了。

  大约是因为Trimix的药效太强的缘故,我原先射精后也没有完全疲软下去。

  此番喝到吴小涵嘴对嘴喂给我的美酒,我便更加兴奋了,再一次一柱擎天。
  吴小涵看到后,随意地用靴子蹭了蹭我的下体:「怎么了?还想肏我呀?」
  「我……没有……而且——小涵学姐,你能不要用『肏』这个字吗?别那么说你自己的身体……」

  「可是……我看你很兴奋的样子哎。」

  「有……有吗?」

  「不要辩解啦。来,帮学姐舔湿了,学姐来满足你。」

  「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吴小涵就已经又一次骑到了我的脸上。

  我拿她完全没有办法,只好老老实实舔起来。

  这一次,吴小涵甚至没有让我舔多久,就起身了——我甚至怀疑她的蜜穴都仅仅是被我的口水弄湿而已。

  她起身显然是为了坐到我的竖起的肉棒上,再一次把她的身体献给我。
  这一次,不再惊慌失措的我,在她坐下来的一瞬,也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仙境一样。

  甚至,我真的有一丝舍不得这种美妙得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了。

  我心里偷偷感叹着,小涵学姐的小穴是真的好紧啊;可又因为自己对自己的女神有如此淫亵的想法而有些羞愧。

  「啊……」她叫着:「小冬瓜……你怎么还是这么长啊……我完全坐下来都会被顶得难受呢……」

  「啊?小涵学姐……我……我这样,是不是……」

  没等我说完,她捂住了我的嘴:「你不用多想,躺好了,好好享受就好了呀。」
  「我?享受?学姐……我……」

  吴小涵却趴下身子,将她看上去仿佛有些稚嫩的乳房贴到了我的胸前,笑吟吟地开玩笑道:「小涵今天为你服务,希望能让你满意噢。」

  这一次,为了避免我再早泄,吴小涵的动作慢了一些,幅度也不再每次都那么大。

  她慢慢地微微变换着姿势,直至似乎寻到了一个让她最为舒服的角度——我似乎也觉得我的肉棒开始用力地抵着她小穴靠近腹部的一侧肉壁。

  在她充满节奏的摩擦下,我似乎都能感觉到两人接触的皮肤越来越炙热起来。
  吴小涵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看起来着实很是享受。

  她开口问我道:「是不是很喜欢……和学姐……啊……这么……做爱呀?」
  「我……喜欢,可……可是真的觉得我不配的。」

  「再说这样的话,我要把你的嘴堵起来了噢。别管什么配不配的,我要你把我弄舒服,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小涵学姐。」

  吴小涵的动作越来越快,那肉穴紧紧包裹着我粗壮的肉茎往复抽动着,肌肤相互击打,不停发出「啪啪」的声音。

  而她的汁水简直像是让活塞达到了完美的气密性,因而,她每一次向上运动时,都像是在用真空泵吸着我的肉棒一样。

  在这一瞬间,我才忽然发现,真正的性爱似乎比受虐还要美好,还要令我兴奋。

  似乎,我真的都不舍得自己就准备被阉掉了。

  但我很快又告诉自己,我是不配得到现在的一切的——我怎么可以妄图长久地占有女神的身体呢?

  只是,渐渐向上泛起的快感,还是让我也渐渐放下了那些束缚,越来越投入地享受着。

  这样的快感对吴小涵来说显然也是久违了的——她越来越兴奋时,主动喊出声来:「……啊……学姐要被你肏到高潮了……你好棒呀,小骚货……啊……学姐好爱你的大鸡巴……坚持住……」

  「嗯,」我回答道:「学姐,我也感觉……好棒呀……」

  实在想不出什么下流词汇的我,只能如此单薄地说着。

  可是,玷污了自己的女神,我终究还是无法这么原谅自己。

  于是我开口问道:「学姐……你……你还是阉了我吧……」

  吴小涵并没有反驳,只是说道:「在高潮的时候把你割掉吗?哈哈,那倒是最常见的幻想呢……」

  「那……可以吗?」

  吴小涵没有回答,只是说道:「我知道,你是觉得你不配和我做爱,所以想要接受阉割来作为赎罪,对不对?」

  我有些吃惊——在这种时候,吴小涵还能如此清晰精准地洞悉到我的想法。
  看到我点了点头,她继续对我说道:「你要是能把学姐伺候到高潮,我就答应你把你割掉。不然的话,你就背负着罪责永世不得超生吧,哈哈。」

  显然,她只是针对我的心态,说出鼓励我的话我而已——不过,我却真的在这样的鼓励下越来越兴奋了。

  在绵延的呻吟中,吴小涵的下身抖动地抽缩起来——她终于到了性高潮。
  「啊啊啊……」她拿着刀子对准了我肉棒的根部:「小废物,学姐就要割了你了噢。」

  在这猛烈的挤压和她连续的吟叫下,我本就几乎到了高潮,此番在她的言语挑逗之下,立刻射了出来。

  而吴小涵已经把刀子牢牢抵在了我阴茎的根部,开始割了起来。

  我闭着眼睛,感受着刀锋那冷冰冰的刺痛——那刺痛和尚未结束的高潮时快感混合在一起,简直要让我的大脑都因知觉过载而崩溃。

  吴小涵的高潮不一会儿便结束了,她也终于从我的身上爬了下来。

  我在自己的下身看到了一丝血色——但仅仅是一丝血色;我的阳物还完好地留在原处,只是根部被刀子划开一个浅浅的口子。

  那伤口着实很浅,连包皮都没贯穿,海绵体都没有接触到;因此,流出的血也实在不多。

  「小涵学姐?」我问道:「怎么了?为什么只拿刀划了一下呀?」

  「既然你想被阉,就配合你玩玩咯。」她说道:「又不可能真的阉了你。」
  「噢噢……」我倒是并不意外——其实我的理智刚才就判断出了她只是开玩笑;只是,我刚才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这种判断。

  「不过,幻想着把你阉掉,我自己倒是也更兴奋了呢。」她凑到我的耳畔说。
  我一瞬间红了脸。

          

  又一次意料之外的性爱,更加加深了我的自责。

  于是,当冷静下来后,我开口向吴小涵提议:「你想不想试试视频里那种蜡烛插到尿道里的玩法呀?」

  「你就这么想满足我呀?」吴小涵趴在我的身上,温柔地笑着。

  「你今天都为我牺牲这么多了,」我说道:「也该是我满足你了呀,小涵学姐。我毕竟是你的M,不是吗?」

  「你有没有好好看那个视频呀?」吴小涵问道:「视频里那个M的整个龟头都被烧焦了的,估计和割掉已经没区别的了呀。」

  「那没事的呀。」我回答。

  此刻,我真的更愿意让吴小涵真的割掉或是毁掉我的肉棒。

  一方面是射精以后的堕入了极度的自责,让我宁愿自己受到应有的惩处;另一方面,更是因为吴小涵对我这么好,我很想给她一些回报。

  「小涵学姐,」我坚持说道:「我真的很想很想被你废掉,那才是我本来该得到的。你……你烧我吧。真的。」

  吴小涵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是想让我犯错吗?」

  「这怎么是犯错呢?」我坚持:「我就该是一块被你用来虐待的废肉的,这也是你说过的,不是吗?」

  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向我确认:「真的想玩吗?」

  我点点头:「我该享受、不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真的还是好想被你玩废,小涵学姐……我真的真的好想被你彻底把我的鸡鸡虐残、切掉……」

  「你……」

  「答应我,把我的鸡鸡虐到不复存在,一点点都不要剩给我,好吗?」
  她看着我真挚的眼神,犹豫地点了点头。

  她于是拿来了两个小小的鱼钩。

  鱼钩并没有从我的龟头最尖端穿过,而是分别从冠状沟左右两端穿过了我的龟头。

  而鱼钩上也没有用鱼线,而是直接拴上了更耐热的铜丝。

  两根铜丝被拴到了一根绳子上,而绳子则被挂到了天花板上的钩子上。
  在她这一番灵巧的操作后,我的鸡鸡此刻就被绳子拉起,时时刻刻处于竖直状态,而不会垂落下来了。

  这部分工作就绪后,吴小涵拿来了一截普通的蜡烛。

  她把手指轻轻塞到我龟头上那个原先的尿道口里面,问着:「你原先的尿道口好像一直都什么用也没有了哎,对吧?」

  「嗯嗯。」

  「那……你这截好久没用过的尿道可以最后发挥一次作用了呢,嘻嘻?」
  「嗯嗯,谢谢学姐。」

  吴小涵于是拿起蜡烛,径直从我龟头上那个先前的尿道口插了进去,直至蜡烛几乎完全没入我那截废弃的尿道里,只留着半厘米左右的长度还在外面。
  为了避免蜡烛往外面滑动,吴小涵还拿了一枚别针,从我阴茎的下侧穿进去,穿过尿道里的那截蜡烛后,又穿了出来,然后扣起来。

  她解说道:「一会儿我把蜡烛点燃以后呢,蜡烛烧得越来越短,然后就会烧到你的龟头了[1]。然后,蜡烛每往下烧一点,都会把你的龟头也一起烧短一截。我保证你会很痛苦的噢。怎么样?」

  我连连点头:「嗯嗯,谢谢学姐。」

  这个设定竟然让我也很兴奋——被彻底绑住,在烈火带来的极度痛苦中,一点一点看着自己那自豪的阳物被一点一点烧短却无能为力,这样的场景确实足以让一个M憧憬到颅内高潮的程度了。

  吴小涵已经拿来了打火机,点燃了火光,将打火机举在我的眼前:「准备好了吗,小可爱?」

  「嗯嗯。」

  「真的想好了吗?这次学姐可不会心软了,只要点燃蜡烛,然后什么也不用做,就可以看着你的龟头一点一点地燃烧成灰烬了噢,再也回不来了噢。」
  「嗯。小涵学姐,你点吧。」

  她把打火机移到了蜡烛边,眼睛直视着我,仿佛在寻求最后的确认。

  我点了点头。

  我尿道里的蜡烛就这么被点燃了——那炽红的火光仿佛像是在庆祝着什么一样。

  不过,火焰暂时还没有接触到我的身体,我没有感受到什么疼痛。

  吴小涵坐到了床尾,用她双脚上的靴子轻轻夹住我的肉棒搓弄起来:「来,乖乖,学姐都没怎么好好给你足交过呢。现在趁这最后的时间,来满足你一下吧……」

  的确,根据吴小涵对待M的原则,她是不会允许M获得足交的快感的——不过,现在我都已经进入过她的身体了,所以足交也不算什么了吧。

  我倒是恍然想起了做她的M之前,在她车库里面她主动为我足交的那一次——那一次的体验让我对她愧疚至极,可也彻底征服了我的整个灵魂,让我彻彻底底地坚信自己的一切都是吴小涵的,让我的生命里除了吴小涵之外的一切都显得黯淡。

  比起那时的茫然来说;此刻,吴小涵已经是我的主人,我的幸福是那么安稳——做了那么久的主人,她依然对我那么体贴、那么认真,尽职地赏赐着我这最后的快感。

  「要不要我脱了靴子来用脚满足你呀,小乖乖?」吴小涵问道。

  「不……别了,会弄脏你的脚的。」

  「这可是你的最后一次了。我满足一下你,不怕的。」

  「可……可是蜡滴到你的脚上怎么办?现在蜡都滴下来一些了呢。」

  吴小涵这才同意下来:「也是……那就委屈你了。」

  「没有啦,小涵学姐,我很满足……」

  我这句话还没说完,下体都传来了烧灼的剧痛。

  我一看,蜡烛果然已经没入了我的旧尿道口里。

  烧灼的剧痛没有半点减轻,反而越来越剧烈。

  也许此刻我自己用力一吹,就可以灭掉蜡烛吧——可是,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呀。

  可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实在让我难以忍受——我的双脚忍不住抽搐挣扎了起来。
  剧痛让我握紧了双拳,指甲几乎要把手心抠破了。

  咬紧牙坚持——可是,这种疼痛怎么是这么容易坚持的呢?

  再这样下去,我会求饶的吧。

  「小涵学姐……」我艰难地喊出声来。

  「怎么了?想放弃了?」

  「你……堵住我的嘴,好不好?」

  「好啊。」吴小涵说完,站起了身子,然后朝着我的脸坐下来。

  她用她的屁股,牢牢实实堵住了我的口鼻。

  我依然挣扎着——不过,现在她已经看不到我在她的屁股下面的那痛苦狰狞的表情了。

  「小坏蛋,你知道吗?你的龟头上面的一小截已经被烧黑了呢……你应该很喜欢吧,嗯?……怎么不说话呢?不过,一边把你的鸡巴完全烧毁,一边你还被我的屁股坐死,你应该很幸福吧?」

  她接着又说:「哎……好像你被堵住嘴巴,说不出话来了呢。不过,你要是喜欢,就把左手的拳头松开一下;要是不喜欢,就把右手的拳头松开一下吧。」
  我听到她的话,用几乎停摆的大脑指挥我的左手松开了拳头。

  「真是好贱呢,哈哈。」

  下体被慢慢灼烧掉的剧痛既然将我的大脑几乎晕厥,而窒息更是加速夺去着我的意识……

  可是,在我不停的挣扎下,蜡烛终于还是熄灭了。

  大约是烛头已经缩到我的尿道里,所以氧气并不充足了吧——我的挣扎真真切切地让蜡烛熄灭了。

          

  [1]蜡烛插入尿道灼烧的布置如图所示(图中的穿刺针就是为了防止蜡烛滑出而穿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