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玄幻  »  死神催眠幻想

死神催眠幻想

每天參與投票任務賺35G唷,請點下面投票連結, 請支持我一下!

請點我? ?投票給【鬼影】拜託!!

死神催眠幻想

(一)

“早上好,藍染隊長。”清脆的女聲禮貌的向藍染打招呼道,藍染笑著回禮

道:“早上好,涅音夢。你這是打算去哪呢?”

“是,涅爾利隊長讓我把一些資料送到實驗室去。”涅音夢將手上的文件?

了?讓藍染看到,然后微微鞠躬,說道:“那麼我就告辭了,下次再見,藍染隊

長。”

藍染伸手攔住轉身欲走的涅音夢,笑著說道:“等一下,音夢君,我有事和

你說。”

“有什麼事嗎?藍染隊長。”音夢停下腳步看著藍染。

“啊,請你看一下這個……鏡花水月。”藍染臉上的表情絲毫未變,嘴里輕

輕吐出自己斬魄刀的名字,瞬間,眼前的涅音夢雙眼失去焦點,無神的映照著藍

染的身影,身體僵硬的站著,周圍的環境也似乎發生了某種變化。

“還真是好用啊,這個能力。”藍染看著一動不動的涅音夢笑著自言自語道,

“不過扮演藍染這個家夥還真是費勁啊。”發出不合時宜的感嘆,只見藍染的身

形突然發生變化,原本矯健的身形變得肥胖起來,仔細一看卻是二番隊副隊長—

—大前田希千代!

原來在不久前,大前田在一處無人的地方居然發現了藍染的屍體,驚恐萬分

的他本來準備逃跑沒想到卻突然暈了過去,當他醒來時,發現自己擁有了鏡花水

月的能力,而且還可以進一步的催眠他人的精神,將其徹底變成自己的奴隸。同

時腦海多出了超乎自己想象的知識,那是有關這個世界的一切背景。

雖然對于稱霸世界沒有興趣,但一想到可以憑借新獲得的能力收集所有的美

女為性奴隸,大前田決定自己繼續假扮藍染,一人分飾兩角,讓這個世界繼續按

照自己記憶里的那樣進行,開始了自己邪惡的催眠計劃。

身形癡肥的大前田一把將音夢抱在懷里,狼爪不停的撫摸著音夢裸露出來的

大腿,而音夢只是身子微微一顫便再也沒有其他反應,任憑大前田的狼爪在自己

身上活動。

“那麼,我來問些問題好了。”大前田淫笑著將手從音夢大腿上抽回,從死

霸裝的領口慢慢伸進,用力的揉捏著音夢的玉乳,“音夢,你有和別的男人性交

過嗎?”

“沒……有……”音夢木然看著前方一字一句的回答道,因為敏感處被玩弄

而下意識的加速呼吸。

“是嗎?那麼你還是處女對吧?手淫過嗎?”大前田一邊說著,一邊將音夢

死霸裝的領口拉開一直垂到腰間,使得那對渾圓的玉乳暴露在自己眼前,同時將

原本就極短的衣擺也拉到腰間,露出已經變得濕漉漉的內褲,那淫靡的景象看得

大前田直咽口水。

“是……沒有……手淫過……”處于催眠狀態的音夢回答著大前田淫亂的提

問,絲毫沒有感情的波動。

聽到音夢的話后,大前田笑得愈發開心,他的左手繼續揉捏著音夢的玉乳,

而右手則伸到音夢的胯間,將手指探進那濕淋淋的蜜處之中。同時將自己的大嘴

湊到音夢臉前,吐出大大的舌頭在音夢美麗的臉上來回舔弄著,留下一道道口水。

“唔……嗯…………”似乎本能感到不舒服,音夢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聲。

大前田聽到音夢的聲音后愈發性奮,他居然直接脫下自己的褲子,將那怒挺

起來的肉棒塞進音夢的兩腿之間不住的摩擦起來。

享受著以前根本無法想象的快感,大前田再次開口道:“音夢,接下來你會

非常的想含弄我大前田的肉棒,哪怕周圍都是人,你感到無比羞恥,但還是不顧

一切的想含弄我的肉棒,在你看來肉棒就是自己的一切。”

“含弄……大前田的肉棒……感到羞恥……但是不顧一切……肉棒就是自己

的一切……”音夢無意識的重復著大前田的話。

看著音夢那張茫然的俏臉大前田差點就射了出來,最后以極大的毅力才勉強

克服了射精的衝動,將自己的肉棒從音夢的大腿間抽了出來,可以隱約看到在音

夢的大腿內側有著粘稠的液體發射著光線。

“對了,當含弄肉棒時,音夢你的口腔會變得非常敏感,十分容易到達高潮

哦。”像想到了什麼,大前田笑著追加了一句。

“是……口腔……敏感……”

覺得一切準備就緒的大前田就這樣挺著自己的肉棒站在音夢面前,然后說出

了讓音夢回復的話語:“解除。”

隨著大前田的聲音,音夢原本無神的雙眼慢慢恢復了神采,當她看到眼前赤

裸的大前田后,俏臉立刻染成紅色,但卻沒有大喊大叫的意思,反而走到大前田

身前緩緩跪了下去,雙手一把抓住大前田的肉棒慢慢摩擦著。

大前田一臉暴爽的表情,卻假惺惺的喊道:“你在做什麼啊,音夢副隊長!

周圍還有很多人在看著呢,你還知不知羞恥啦?”不知何時,兩人身邊已經聚集

了大量一般死神,正看著抓著肉棒的音夢竊竊私語著。

音夢的臉更加紅了,但仍緊緊握住肉棒不放,低聲說道:“雖然很害羞,但

是肉棒就是我的一切。”說完,吐出自己的香舌輕輕的舔弄著大前田的龜頭。

“嘶!”略顯生澀的動作帶給大前田更大的快感,他不由死死按住音夢的秀

發,肉棒更是猛地頂進音夢的嘴中。

“啊唔~~”沒有反應過來的音夢發出痛苦的低鳴,但是很快就被嘴里肉棒

散發的氣味吸引,開始在大前田的指導下不住吞吐起來,而滑嫩的舌頭則不時舔

過龜頭上面的馬眼。

僅僅來回吞吐數下,音夢就從鼻子發出難耐的呻吟,變得無比敏感的口腔帶

給她極大的快感,原來就泥濘不堪的蜜穴不斷湧出蜜液,將臀下的雙腿濡濕,雙

乳的乳尖更是挺立起來。

音夢努力吞吐著大前田的肉棒,同時發覺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而且議論的聲

音也越來越大,全部都是“沒想到音夢副隊長是個淫亂的女人啊”,“是啊,看

她那熟練的樣子,該不會幫很多男人口交過吧”,“哇,忍不住了,這麼淫蕩的

表情真想讓人來一發啊!”的侮辱言詞。

強大的羞恥感讓音夢感到身上一陣陣發熱,一股說不上來的快感讓她感到更

加性奮,一邊聽著侮辱自己的言詞,一邊更加賣力的吞吐著肉棒。

“嗯!張大嘴,音夢!我要插進你的喉嚨里面!”大前田看著音夢的反應,

淫笑著向音夢命令道,而音夢也配合著努力張大嘴,將肉棒往自己的喉嚨深處吞

去。

“唔~~”隨著音夢一聲悶哼,粗壯的肉棒頂進了喉嚨深處,在音夢白皙的

脖頸上頂出一個碩大的凸起。音夢整張俏臉都貼在了大前田的胯下,陰囊撞擊著

音夢的下巴,發出淫靡的啪啪聲,上面的陰毛更是擠進了鼻子中,散發著難聞的

臭味。

來回抽插了數百下后,大前田感到自己忍耐不住,立刻大聲喊道,雙手死死

地按住音夢的后腦勺,使得肉棒更深的插進深喉之中,完全不顧音夢痛苦的呻吟,

放開精關,將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

“嗯~啊~唔~”盡管音夢努力吞咽,但精液的量實在是太多了,仍有不少

從音夢的嘴角滑落,滴在她豐滿的雙乳上。

大前田滿足的將肉棒從音夢的嘴中抽出,龜頭拔出紅唇時發出清脆的聲響,

音夢依依不舍的吐出香舌,舔了舔嘴角流出的精液。那淫靡的樣子看得大前田欲

火大漲,恨不得直接真刀真槍的來一發,不過他還是強迫自己忍耐住,輕聲說道

:“鏡花水月。”

正舔食著臉上精液的音夢立刻陷入催眠狀態,雙眼再次變得虛無起來,雙手

垂下,一動不動的跪坐著,任憑手指和嘴角的精液在身上滑落著。

大前田滿意的看著音夢的樣子,用肉棒輕輕抽打著音夢的臉頰,開口說道:

“音夢,等會你醒過來后,你會覺得剛剛所做的一切非常失禮,你應該十分淫蕩

請求對方賜予自己精液而不是強迫對方。你必須用十分下賤的詞語向大前田道歉,

因為大前田精液的味道十分美味,是無上的美味。”

“醒來……失禮……道歉……大前田精液……美味……”新的命令輸進了音

夢的腦中,這時原本四周圍滿的人群早已不見了,看來那也是大前田制造出來的

幻象。

“沒有錯,音夢。等你回去之后,你會覺得身體變得愈來愈敏感,哪怕輕微

的摩擦都會帶給你極大的刺激,極為輕易的達到高潮,永遠徘徊在欲望的地獄之

中。而每一次到達高潮,你都會想起我的精液的味道,最后你會認為大前田是你

的主人,無論如何你都想要他的精液。為此你要拋棄自尊,成為淫亂的奴隸。大

前田的話對你來說是絕對正確不能違背的。”大前田等音夢重復完后,淫笑著說

出最后的命令。

“是。身體敏感……想要精液……大前田主人……淫亂的奴隸……不能違背

……”

“那麼,醒過來吧音夢。”等音夢完全將自己的話記下來后,大前田笑著說

道。

音夢的雙眼漸漸回復神采,當她看到眼前赤裸的大前田后,立刻羞紅著臉站

了起來,連臉上的精液也顧不得擦,迅速的趴跪在地上說道:“十分抱歉,母…

…母狗音夢實在是太失禮了。母狗應該更加淫亂的請求大前田大人賞賜精液,來

滿足母狗的欲望。但是現在母狗居然強迫大前田大人,無論如何請大前田大人懲

罰母狗音夢。”

“哪里哪里,音夢你太誇張了。雖然你是有點失禮,但是也不至于讓我懲罰

你啊。”話是這麼說,但大前田卻?起右腳踩在了音夢光滑的玉背上,“不過你

既然這麼說了,那我不做點什麼,你也會愧疚的,不是嗎?”

說著,大前田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個像十幾個圓球連在一起的東西,每個圓

球上面滿是粗糙不堪的突起,看上去十分嚇人。

大前田走到音夢的身后,笑著說道:“音夢,把自己的臀縫掰開。這個肛門

塞是我送給你那淫亂肛門的禮物,你可要好好保管,不要丟了哦。”

音夢臉色羞紅,雙手伸到臀后,將臀瓣朝兩邊分開露出自己嬌嫩的菊穴,看

著大前田手上恐怖的肛門塞,顫聲說道:“十分感謝……啊!呃!”話還沒有說

完,大前田已經將肛門塞朝音夢的菊穴中塞了進去,強大的痛楚和快感同時傳遍

音夢全身。

“嗯~啊……呃……嗯……”在音夢強自忍耐的呻吟聲中,大前田終于將肛

門塞全部塞了進去,他滿意的拍了拍手,來回掃視著自己的杰作,突然說道:

“音夢,你的衣服有點太保守了,讓我幫你變得更有魅力吧。”

說著不等音夢回答,就淫笑著再次動起來。

過了幾分鐘后,大前田看著搖搖晃晃的站在自己眼前的音夢,笑著說道:

“那麼就下次再見了,音夢副隊長。”

“是,下次再見,藍染隊長。”音夢有氣無力的回答著,只見她原本就極短

的死霸裝,現在變得更加淫蕩。衣領僅僅掛在雙肩上,領口大大的分開著,裸露

出多半個玉乳,嫣紅的乳尖更是若隱若現,分叉一直到小腹偏下的位置,連肚臍

都露了出來。隨著乳尖一晃一晃的衣服,讓人懷疑如果不是腰間的腰帶,恐怕早

就掉下來了。

而音夢的背后則更加誇張,整個玉背上沒有一絲布料,腰帶也只有靠幾根細

線連接著,將玉背完全暴露在旁人的視線中。而下身原本的超短裙,現在則變成

了兩片小小的布片,僅能勉強遮住蜜穴與菊肛,但只要稍有動作,四周的人就能

看到那赤裸的蜜處。

看著似乎因為自己暴露的裝扮而臉紅的音夢,同時因為菊肛之中肛門塞的關

系走路怪異的樣子,大前田一邊笑著一邊以藍染忽右介的身份離開了。

十二番隊研究室中,涅繭利正自顧自得做著實驗,音夢來到他的身后低聲說

道:“我回來了,繭利大人。”

“太慢了,音夢。你到底干什麼去了?不知道我的時間很緊張嗎?”涅繭利

回頭看向身后的音夢,嘴里大聲質問著,然而當他看到音夢的時候整個人突然愣

了下,然后又平靜的轉過身,隨意的說道:“算了,趕快過來幫我記錄實驗數據。”

“那個……繭利大人……”音夢在背后遲疑的說道。

“什麼事?”涅繭利回過頭看向音夢。

“那個……那個,請讓音夢擁有母乳吧……”音夢雖然無比害羞,但還是堅

定的說道。

“哦……好啊,我一定會好好改造你的身體的,讓你成為最高的性奴隸的。”

看著臉色通紅衣著暴露的音夢,涅繭利露出詭異的微笑,而他雙眼中的光芒,似

乎與大前田的一模一樣。

(二)

伊勢七緒正在八番隊的隊舍中處理著自己隊里的公務,自己隊長那吊兒郎當

的樣子,實在是讓自己放心不下,只能將所有的公務都自己解決,而這龐大的工

作量實在是累人的一件事。

“呼~”七緒推開面前的文件,長長的呼了口氣,一邊敲著自己的肩膀一邊

看著仍然堆積如山的文件堆,七緒面露無奈之色。

“還是那麼忙啊,伊勢副隊長。”突然一個不速之客的聲音響了起來,七緒

連忙朝門口看去,才發現二番隊的副隊長大前田希千代站在門口,正笑著看著自

己。

“大前田副隊長,來這里有什麼事嗎?”七緒疑惑的問道,二番隊和八番隊

應該沒有什麼需要共同處理的事件,難道說是來找隊長的。

“討厭啊,七緒。你忘記了嗎?是你專門叫我過來的啊。”大前田一副驚訝

的樣子,大聲的反問道。

“咦?我沒有叫你來啊……”

“鏡花水月!”不等七緒從疑惑中擺脫,大前田已經低聲念出了一個名字。

聽到大前田聲音的瞬間,七緒疑惑的表情立刻消失,雙眼也失去光彩,一動不動

的坐在椅子上。

大前田笑著走到七緒面前,輕聲說道:“聽著,七緒。你聽說大前田有很棒

的按摩技術,可以很好的消除疲勞,所以你特意叫他過來幫你按摩。這期間無論

大前田做什麼和說什麼你都會完全服從指示,不會想到情色的那方面,全部都是

正常的按摩。明白了嗎?”

“是……大前田按摩很棒……幫我按摩……完全服從……不會想到情色的那

方面……”雙目無神的七緒低聲重復著大前田的話。

大前田笑著點了點頭,說道:“那麼,醒過來吧,七緒。”

“啊~”七緒茫然的搖了搖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大前田欣喜的說道:

“你來了啊,大前田,我等你好久了。為了消除我身體上的疲勞,就拜托你幫我

全身按摩一下了。”

“不用客氣,能幫到七緒,我也很高興。那麼,七緒你先把衣服全部脫了吧。”

大前田一臉謙虛,看著七緒淫笑著說道。

“我明白了嗎?就在這里按摩嗎?”七緒絲毫沒有察覺到不對勁,她毫不猶

豫的將身上的衣服脫下,將姣好的胴體暴露在大前田的視線中。

大前田看著眼前赤裸的軀體,不由大大的咽了口口水,聽到七緒的問題后,

連忙擺手說道:“不用了,就在這里就可以了。那麼七緒,現在你坐在桌子上,

雙腿大大分開,將蜜穴露出來。”

七緒按照大前田的指示,爬上桌子,雙手撐在桌子上,雙腿呈M 型大大張開,

露出那鮮嫩的蜜穴。做完這一切后,七緒疑惑的問道:“這個樣子……可以按摩

嗎?”

“啊,不用擔心。我只是在正式按摩前,先檢查一下你的身體情況,這樣可

以更好掌握按摩節奏。”大前田笑著解釋道,一邊說著,他一邊將自己的指頭朝

七緒的蜜穴中探去。

“唔~我……我明白了,請隨意檢查吧。啊~~”七緒在大前田手指的侵襲

下忍不住低聲呻吟起來,以為這是按摩一部分的她絲毫沒有察覺現在的氣氛有多

麼淫靡。

大前田將手指深深的插進七緒的蜜穴中來回不停的扣挖著,最后更是將蜜穴

撐開,將里面的嫩肉暴露出來,依稀可以看見里面的處女膜。

“還是處女啊,七緒。有沒有手淫過?”大前田饒有興趣的看著七緒的蜜穴

內部,笑著問道。

“沒有……”七緒雖然感到有些害羞但還是回答道。

“那可不行啊,七緒。手淫可是非常有益于身體的,可以更好的消除你身上

的疲勞。記住了,以后你每天都要手淫,直到高潮了十次以后才可以停下來,明

白嗎?”

“我知道了……以后每天都要手淫……”七緒臉色羞紅,但這是為了自己的

身體,並不是什麼羞恥的事情。

“嗯,回答的很好。那麼,先補充一下水分吧。”說著大前田突然吻上了七

緒的紅唇,同時將自己的舌頭強行擠進對方的嘴中。

“唔!啊…………”七緒的聲音被堵在嘴里,半強迫著吞咽著大前田的口水,

舌頭互相糾纏在一起,發出嘖嘖的聲音。

足足數分鐘,大前田才放開七緒的紅唇,滿足的結束了這次接吻,繼續問道

:“那麼,七緒。接下來要檢查你的尿液哦。”

“咦?尿液?”正拼命喘氣的七緒愣了下,但隨即便羞澀的點了點頭,說道

:“我明白了,但是要尿在哪里呢?”

“嗯,就尿在這里面好了。”大前田將一個不知道從哪拿出來的臉盆放到七

緒的胯下,然后示意對方尿在這個里面。

七緒臉色通紅,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用力憋得,終于在大前田的注視下,黃

濁色的尿液淅淅瀝瀝的落在了臉盆中。

大前田在一旁仔細的觀察著七緒尿尿的樣子,淫笑著說道:“加油啊,七緒

醬。爭取將這個臉盆裝滿,等一下就可以好好檢查了。”

似乎是因為大前田的話,七緒的這次小便足足持續了數分鐘,臉盆的一半都

被裝滿了。尿完之后,七緒整個人無力的癱軟在桌子上,蜜處更是噴湧出大量的

淫液,她居然就這樣高潮了。

不過大前田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七緒,他走到七緒的身邊,伸手輕輕抓向七

緒裸露在空氣中的陰蒂,用力的揉捏起來。

“嗚……啊啊啊~~”七緒再次發出高昂的淫叫,陰道口再次噴射出尿水與

淫液的混合物,灑落在臉盆之中。

就這樣連續重復數次,臉盆終于被被尿水和淫液的混合物裝滿了,大前田這

才滿意的放過了七緒,但七緒早已連動一下的力氣的都沒有了,只能就這樣躺在

桌子上,淫靡的大張著雙腿。

大前田看著七緒,笑著說道:“準備好了嗎?七緒醬。這次要檢查肛門了哦。”

說話的同時,他的手上多出了一個巨大的浣腸器。

渾身無力的七緒只能發出意義不明的低聲呻吟,便再也沒有什麼動作。

大前田淫笑著抱起七緒,將她整個人翻了過來,讓其趴跪在桌子上,圓臀剛

好正對著自己。不等七緒反應過來,大前田已經將浣腸器前面細細的軟管塞進七

緒的菊穴之中。

“唔~啊啊~~”七緒的呻吟聲變得更大了,她顫抖著問道:“大前田副隊

長,這是……什麼?”

“啊,這個啊?這可是我從現世特意收集的浣腸用具哦。放心吧,你一定會

感到非常快樂的。”大前田在七緒的身后笑著說道。

“浣……浣腸!等……等一下!大前田副隊長……啊~~”七緒驚慌的叫道,

但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聲痛苦的悲鳴打斷。

“不要這麼生分嘛,叫我大前田就可以了。當然了,你要是願意的話,叫我

大前田主人的話,我會更加高興的。”大前田臉上浮現出詭異的微笑,手上卻絲

毫不退,將浣腸器中的七緒淫水和尿液的混合物,慢慢注射進七緒的的菊穴中。

“嗯~啊啊~~”七緒發出難耐的悲鳴,但身體卻沒有絲毫掙扎的力氣,只

能任憑大前田將自己的尿液再次送進自己的體內。

只見七緒的肚子如同氣球鼓脹起來,臉盆當中的淫水隨著大前田的動作進入

到了七緒肚子內。超出想象的分量讓七緒發出痛苦的呻吟,眼淚和口水止不住的

留下。

看著七緒好像孕婦懷胎十月的肚子,大前田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這樣

就差不多了,感覺怎麼樣七緒醬?自己的尿水在自己的肚子里,心情一定非常舒

爽吧?”

“啊~不行~要……要噴出來了……”無視大前田的問話,七緒悲鳴著說道。

“不要擔心,還有按摩的道具要塞進去哦。”大前田笑著說道,然后舉起一

根粗壯的按摩棒晃了晃,說道:“那麼,放松一下,馬上就好了。”不顧七緒的

微弱的掙扎將按摩棒塞進了七緒的菊穴之中。

“接下來,就是對陰道的按摩了哦。準備好了嗎?七緒醬,我要開始了。”

根本沒有給七緒回答的時間,大前田已經挺著自己怒挺的肉棒插進了七緒的蜜穴

之中。

“唔啊啊~~~”七緒發出高聲的淫叫,身體隨著大前田的抽插而不住擺動,

一絲鮮血順著兩人的交合處慢慢留下。

“嗯,不錯啊,七緒的陰道。不過為了更加健康,要接受更激烈的按摩才行。”

一邊抽插著大前田一邊裝模作樣的說道,他淫笑著啟動了七緒菊穴中按摩棒的開

關,瞬時按摩棒激烈的顫抖起來。

“咦~啊啊啊~~好痛……不行……肛……門要壞掉了……”完全失神的七

緒下意識的低語著,口水順著半張的嘴角不住滑落,大前田的肉棒和按摩棒來回

夾擊著身體深處的嫩肉,肚子里的尿液也不住攪拌著。

“哦,好棒啊!七緒醬的反應真是太棒了!”大前田絲毫沒有顧忌七緒感受

的瘋狂抽插著,享受著因為痙攣而產生的美妙壓迫力。

來回抽插了數百下后,大前田低聲吼道:“要來了,接好我的精液吧,七緒

醬!”

“啊~啊~”已經沒有意識的七緒只是發出無意義的呻吟,任憑大前田將精

液射進自己的體內。

“呼,感覺真不錯,那麼這邊也可以拔出來了。”大前田滿足的抽出自己的

肉棒,怪笑著將七緒菊穴中的按摩棒猛地抽了出來。

“唔~哇~~~”七緒的頭顱高高揚起,大量的尿水從菊穴之中噴灑出來,

落在七緒自己的身上。

看著趴在自己尿水里的七緒,大前田淫笑著走到七緒面前,低聲說道:“那

麼這次的按摩就結束了。記住哦,七緒。每天你都要將自己的尿水灌進肛門里,

來進行健康按摩哦。”

“是……每天……都要將尿水灌進肛門……按摩……”失神的七緒無力的回

答著。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則笑著離開了這間淫靡的房間。